尹珍(道真)-东汉时期文学大儒 贵州教育鼻祖

尹珍(道真)-东汉时期文学大儒 贵州教育鼻祖缩略图务本堂书画院

尹珍(79-162),字道真,东汉牂牁郡毋敛(今正安县)人。贵州最早见诸文字,最先走出大山、叩问中原文化的著名学者、文学家、教育家和书法家。《华阳国志》、《后汉书》等史书均有记载,就连《中国人名大辞典》、《辞海》等权威性辞典也有专条介绍。尹珍是贵州汉文化的传播人,西南汉文化教育的开拓者,数千年来一直受到人们的敬仰。川滇黔三省皆留其办校的遗迹,祭祀庙宇香火绵延。作为贵州文化教育之拓荒人,尹珍那种不甘落后、奋发自强、热爱家乡、回报故土的精神便成为了贵州学人的楷模。

尹珍
尹珍(公元79~162),字道真,东汉牂牁郡毋敛(今正安县)人。贵州最早见诸文字,最先走出大山、叩问中原文化的著名学者、文学家、教育家和书法家。有关这位名人的事迹,《华阳国志》、《后汉书》等史书均有记载,就连《中国人名大辞典》、《辞海》等权威性辞典也有专条介绍。

尹珍是贵州汉文化的传播人,西南汉文化教育的开拓者,数千年来一直受到人们的敬仰。川滇黔三省皆留其办校的遗迹,祭祀庙宇香火绵延。作为贵州文化教育之拓荒人,尹珍那种不甘落后、奋发自强、热爱家乡、回报故土的精神便成为了贵州学人的楷模,受尹珍先生的影响,贵州各地尊师重教为风气,因而推动了贵州文化、教育事业的发展。

尹珍的籍贯问题,历来都是围绕着《华阳国志》所载:“毋敛人尹珍”一语,争论不休。《綦江县志》列綦江为汉毋敛;《四川省志》列南川为毋敛;《贵州图经》将毋列敛入思南、石阡一带;乾隆《一统志》列为清代平越;嘉庆《一统志》列为清代曲靖;于钟岳认为珍州即汉之毋敛。诸说均因缺乏有力的依据而被史家所否定。

据《汉书》和《华阳国志》、《水经注》记载,毋敛县有个特别的地理特征,县境内有条著名的河流,名叫刚水。《汉书·地理志》上记载:“牂牁郡毋敛县刚水东至潭中入潭”。清代学者莫与俦在《独山江即汉毋敛刚水考》中进一步说明,潭水即今广西柳州的柳江,刚水上源出独山。2008年,由广西民族出版社出版的《九曲柳江万古流》一书中这样写道:“柳江是西江水系第二大支流,古代称潭水、黔水、柳水、象江等,发源于贵州省独山县里纳九十九个潭。”由此可以得出,毋敛县的刚水就在独山县境内。

清代学者莫与俦在《毋敛县先贤考》一文中,对尹珍是独山人详加考证。清道光年间,遵义郑珍和独山莫友芝编纂《遵义府志》时,考证毋敛在今贵阳、都匀、独山之间。贵州省文史研究馆馆员万大章在《毋敛尹珍之新考》一文中详细考证了尹珍是独山人的始末。贵州历史学家周春元等著《贵州古代史》,王燕玉著的《贵州史专题考》进一步考证毋敛在今独山一带。1990年出版的《贵州省志》是贵州现今最权威的地方志,书中的教育志是这么介绍的:“尹珍,字道真,东汉郡毋敛(今正安县,由正安县分出的道真县亦因纪念尹珍)人”。

 

和帝永元十一年(公元99 年),尹珍20岁时,跋涉千里,到京师洛阳,拜著名儒学大师、经学家许慎为师,研习五经文字。学成,于公元 107 年回故里。手建草堂三楹,开馆教学,西南地区自此始有学校教育。尹珍从地方事教育,声誉渐著,后汉朝廷向地方选举孝廉,地方官以其精通经学,选入文学科目,向朝廷举荐。桓帝永兴元年(公元153 年)学者应奉任武陵郡太守,“兴学校,举侧陋,移风易俗”。尹珍就近前往拜应奉为师,学习图纬,通三才,师生并显一时。《后汉书?西南夷列队传》载:“桓帝时,郡人尹珍,自以生于荒裔,不知礼义,乃从汝南许慎、应奉受经书图纬,学成,还乡里教授,于是南域始有学焉。珍官至荆州刺史。”尹珍功成名就,但年老体弱,遂辞官还乡,将原学馆改名“务本堂”,矢志育人。公元 162 年病逝,葬于务本堂后。尹珍是贵州文化教育的鼻祖,“凡属牂牁旧县,无地不称先师。”也是著名书法家。尤精隶书。唐代张彦远《法书要录》引录南北朝时期宋朝王愔所著《文字志》,所列秦汉以来著名书法家120人中,便有尹珍其名。尹珍在桑梓办学授徒,尽心竭力,死而后已,其伟业受后世敬仰。明代贵阳三个书院设尹珍专祠,清代遵义府学教授莫与俦创立汉三贤祠中,专设尹珍祠,贵阳扶风山王阳明祠内附设尹道真祠,印江、铜仁等县之书院中均设尹公祠。四川境现为重庆市的南川县、綦江县均建尹子祠。公元 880 年唐人崔礽在今绥阳县旺草场立尹珍讲堂碑。境内新州镇的尹珍“务本堂”及“汉儒尹公道真先生之神位”碑,遗迹尚存。清代遵义知府赵遵律《尹珍考》,正安知州于钟岳《尹道真先生务本堂碑记》对尹珍的身世籍贯作详细考证。民国 32 年(公元1943年)出版的《贵州名贤传?尹珍传》载:民国期间,经中央政府批准,将正安县划出一部分另置新县,命名“道真县”以志纪念。

 

尹珍身世

据文献记载,今贵州境内著名的“大姓”是来自中原和巴蜀的实边“豪民”。汉武帝时,大将军卫青开发南疆,“时又通西南夷,随者数万 … … 乃募豪民田西南夷,入粟县官,而纳受钱于都内”《 汉书 ? 食货志) ) )。黔北境内的夷汉大姓有龙、傅、尹、董、谢等家族。大姓除谢氏外,都是从蜀郡、广汉、犍为(今川西平原、川南一带)即“三蜀”迁来的。“三蜀”大姓率先进入县境。尹珍是汉武帝时募到南夷地区豪民人家的后裔。

“公孙述时,大姓龙、傅、尹、董与功曹谢暹保境为汉”(《后汉书 ? 西南夷列传 》), “保境”《说文》:“境,疆也,一曰疆土至此而竟也。”此地的“境”与“尽”通。保境即保卫牂牁北部边境。王莽天凤中公孙述自立为蜀王,当时控制牂牁局势的大姓反对公孙述割据,这些大姓多为郡县官吏,权势者,又有“夷汉部曲”即军队。他们维护汉王朝统治,巩固大姓地盘,并加强和中央王朝的联系,共同遣使北方向光武帝表示归附,受到朝廷封赏。尹氏大姓成为“一方豪强”之一。

秦统一中国前,在四川设蜀郡,在川黔湘鄂边境设黔中郡。秦开“五尺道”,汉筑“南夷道”首先进入贵州北部和西北部。巴蜀文化从北向南流入,黔北正安得风气之先。正安属鄨县东北境,犍为郡治鄨县(今绥阳附近),开发较早,与巴蜀贸易交往历史悠久,其文教亦必最先。曾产生过文学卒史臣舍人,著名辞赋家盛览。当代在正安务本堂附近大城寺出土的“蟠螭纹青铜甬钟”系春秋晚期至战国时代宫廷乐器,从一定程度上反映黔北地区春秋战国时代与楚国的联系。正安县小雅镇出土的战国青铜乐器“錞于”。“錞于”属于古代打击乐器,用于战争中指挥军队进退。据史料记载,錞于除作为军阵乐器之外,也作为贵族举行祭祀、朝会、宴飨等礼仪活动时都要奏乐、诵诗、舞蹈,音乐是整个礼乐制度中不可缺少的组成部份。这说明在尹珍出生前,古代正安的先贤已经具备了较高的文化品位。而尹珍远涉中原求学,便自然成为一种历史文化的必然。

今正安新州镇,为汉毋敛坝。尹珍生于公元 79 年(章帝建初四年),出生豪门,少纨绔习气,自幼聪颖好学。公元 99 年(和帝永元年11 年)尹珍 20 岁时,自感家乡荒僻、文化落后,立下奋发自强的奇志,以北学于中国的奇行,接受中原文化的洗礼,到京师洛阳拜著名儒学大师、经学家许慎为师,成为经师大儒。于公元 107 年回到故里建草堂三楹,开馆教学,开南域文化之先河。在今绥阳、南川均设馆教学,教学影响深远,“凡属牂牁旧县,无地不称先师”。尹珍声名远播,地方官以其精通五经文字,选入文学科向朝廷举荐。永兴元年(公元 153 年)学者应奉任武陵郡(今湘西、黔东一带)太守,尹珍虽年已古稀,但精力充沛,慕名就近前往师事应奉,学习图纬。不久汉廷任用尹珍为尚书丞郎,珍应诏出仕,官至荆州刺史。尹珍功成名就,但年老体弱,遂辞官还乡,重操旧业,将原学馆改名为“务本堂”,矢志育人。公元 162 年(桓帝延熹五年)病世,葬于务本堂后,卒年84 岁。

 

求学成儒

东汉时儒学盛行,朝廷已将儒学立为官学,立五经博士,全国郡、县、乡均设经师,经学大盛。五经即 《 易 》 、 《 书 》 、 《 诗 》 、 《礼 》 、 《 春秋 》 为主要儒家经典。统治者为招揽治国人才,主要是通过经学取仕。因此,东汉时,民间立馆传经之风盛行,产生了不少著名经学大师,某些著名学者世代传经,形成经书“家法”著录生徒成千成万。参加拜师读经者多为地方郡、守、豪族弟子,因为这些门阀大族弟子在察举征辟中会得到优先。尹珍 20 岁时,学业已有相当的基础,但深感本郡学业太差,于公元 99 年,奔赴京师洛阳,拜许慎为师。

许慎,字叔重,他博通五经,撰有 《 五经异议 》 被称为“五经无双许叔重”。他精通文字学,所著 《 说文解字 》 至今被视为汉学经典。它收集小篆、古文(战国文字)、籀文(西周文字)共九千三百五十三个字。解说每个字的形、音、义极为简要,它集中国文字大成,也集古文经学训诂之大成,许慎被尹珍千里求学的精神所感动,对他精心传授,尹珍刻苦研习五经文字,接受系统的儒家道德思想即: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礼记 ? 大学》 ) )又体现为“孝悌”“忠信”与“恭敬”等方面。尹珍不仅精熟“五经”,也得到《 说文解字 》 的真传。学习期间,正值许慎编纂 《 说文解字 》 ,尹珍在老师指导下,研习篆书、功习隶体。许慎撰著《 说文解字 》 搜集了古今各种书籍、简犊、碑刻和钟鼎款识,尹珍刻意摩习,书法技艺大为提高,成为全国著名的书法家。南北朝刘宋时期,王愔著有 《 文字志 》 中评述秦、汉、魏、晋间 120位书法家,就列有尹珍之名。唐代张彦远著 《 法书要录 》 引录 《 文字志 》 的篇目,才使尹珍作为书法家留传于世。清代咸丰七年刻印的五卷集《 广金石韵府 》 中亦收录有尹珍篆书。历代碑帖丛刻中之所以不见他的墨迹,或因为晚年回乡讲学,天荒地远,手迹未能入府收藏,片纸只字荡然无存。

尹珍学成归来,在毋敛坝,开馆教学。在授徒中有习字课,传授书法艺术,自己也日习千字。务本堂门前河边就是尹珍洗笔淘砚处。他的隶书精湛,远近闻名,求书楹联、墓碑的甚多。在旺草开馆讲学时期,还在学馆旁建一房子,专为书写之用,后人称“碑房”。

东汉王朝实行推荐“茂才”和“孝廉”人士,尹珍是许慎高徒亦是名师大儒,既是豪门“名望”,又有启蒙教化之“德行”,守孝道之善状,声誉很高,为乡党舆论所推崇。地方官以其精通经术,选入文学科向朝廷举荐。

永兴元年(公元 153 年)学者应奉,字世叔,任武陵太守,兴学校,举侧陋,政称变俗。尹珍就近拜他为师,学习图纬,(即谶纬,是一个庞大的神学体系,其内容博杂,无所不包,与数术占术、神仙方技、原始宗教、儒家经说及古代自然科学都有密切关系,其核心则是以阴阳五行为骨架,天人感应为主体的神秘思想)学成,精通“天地人”三才之道。尹珍成了饱学之士,名声大震。汉代设立五经博士,录用官吏,试八体,只要精通五经之一就可为官。汉代学人文字水平和书法造诣都较高,篆书和隶书优异者可为尚书史。尹珍因经术选用,被朝廷选去作尚书丞郎,后官至荆州刺史。

尹珍刺荆州,秩本六百石,而监临二千石官,可谓秩卑权重而赏厚。刺史以六条省察郡国而仅以奉诏奏事的时期,他还是中央派出的监察官,而非地方官。但刺史权任极重,可以控制地方二千石长吏,事实上极易越权,加之东汉后期阶级矛盾尖锐,为加强对地方控制和镇压农民起义,逐渐赋予刺史以六条外职权,拥有领兵之权,有选举、刻章之权。于是刺史便由单纯的监察官发展为总览地方大权的行政长官。“汉之盛,朝廷重贤良文学之士通一经名一艺者,得与公车,或为丞相,或仕至二千石,由是以儒术饰其吏治,故得人之盛。”尹珍既有儒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修养;又有以儒术治吏的经伟奇才,成为汉廷重臣。尹珍的老师应奉亦在朝廷当了司隶校尉,师生二人在全国名显一时,传为佳话,尹珍先学成许慎的五经、儒学;后师事应奉的图纬之学,精通儒术,治其吏,以经术被朝廷选用,成为儒家学者走向仕途阶梯。

 

办学授业

据史籍所载,被称为“南蛮”的“西南夷”,曾是以射猎为业,不知耕种,长幼无别,不知礼仪。“于是教其耕稼,制其冠履,初设媒聘,始知姻娶,建立学校,导之礼仪”。( 《后汉书 ? 南蛮 ? 西南夷列传》 ) )尹珍于桑梓之地办学、传道、授业、解惑、启蒙教化,“兴起学校,渐进迁其俗”。使蛮荒之地的南夷边民潜移默化地接受了当时中原地区的文明、道德和风俗。尹珍北学中原回乡里,在毋敛坝“手建草堂三楹”,设馆收徒教学。尹珍讲学的场所是一座木结构的三合院,一正两横,呈“品”字形。与湖广等地的旧书院遗址相比,狭小而简陋,也反映了当时县境社会经济发展的滞后。尹珍当年设馆授徒,启蒙教化,分为两阶段。第一阶段是蒙学,学生学习的是字书,目的在识字。童蒙识字教材,用规范的正体小篆写就,依文理编成韵文,便于记诵。教学中把识字和理解文意结合起来,学生在识字教育过程中接受一些常识。尹珍教学十分重视文字条例,造字微诣,以及书法艺术,解说文字教学八体,极为认真,学生文字学和书法造诣都较高。第二阶段学生学习《 论语 》 、《 孝经 》 ,对学生进行较系统的儒家道德教育。即以“仁”为核心,以“礼”为形式的道德规范。“修十义以治七情”。教育人们以“父慈、子孝、兄良、弟悌、夫义、妇听、长惠、幼顺、君仁、臣忠”这“十义”来陶冶、约束人们在喜、怒、哀、惧、爱、恶、欲“七情”。尹珍身体力行,言传身教,对父母兄长的孝顺,对弟妹子侄的慈爱,以及忠于职守,交朋友重信义,对民众谦恭和蔼等,都被地方官和乡党舆论公认为“孝廉”楷模,名声远播。

尹珍作为汉代经师大儒,讲学授徒遍及牂牁郡北及今川南。今绥阳旺草,唐代立有尹珍讲学之碑碣。明万历年间绥阳知县詹淑修建旺草公署时挖得一块石碑,上刻“汉尹珍讲堂”,唐广明元年七月六日播州司户崔礽立。绥阳在唐初时播州州治所在地,其地势平坦,纵横数十里,是黔北唯一一个平原,人口聚居,自古皆然。且西南朗关山中,即鳖水发源地,开发早,生员广,世代文人辈出。

与汉牂牁相接之今南川、綦江一带也是尹珍讲学活动影响之地。其地方志乘均有记载。清道光四川举人袁霭如撰 《 尹珍考 》 ,称游历綦水时,瞻仰宫墙,看到石碣题志,以为尹珍为綦水人。民国《 南川县志 》 以为:“一尹子而綦江、南川、正安、绥阳、桐梓皆附之” , “安知当时先生教授时,黔蜀地相接,其影响遍及u2018綦南两邑”u2019。又说:“昔人称文翁化蜀,顾翁守地,为民父母,自有教化斯民之责, … … 尹先生处遐裔之中,独能克自振拨,不远千里从师访道,卒得其微言妙义,以乡人教其乡,其事尤鲜。”清光绪五年 (公元 1879 年)南川为纪念东汉学者尹珍设馆讲学建一尹子祠;今《 南川县志 》 称为县古文化发祥地。

遵义府一州四县(正安州、遵义县、桐梓县、绥阳县、仁怀县)在雍正六年前隶属四川布政使司,有关尹珍的事迹均记载于 《 大明一统志 》 四川卷和 《四川旧志 》 遵义府下。贵州在明永乐十一年 (公元前 1413 年)始设行省、贵州布政使司。而《 贵州图经新志 》 人物传首列蜀汉济火,唐代赵国珍等,不列尹珍。都匀府下州县均无尹珍史事记载。可知尹珍的教学活动尚未足及贵阳。

 

尹珍精神

早在汉武帝时,就出现过牂牁名士盛览(字长通),他为郡文学卒史臣舍人,但其文化教育的功绩和影响,历来首推尹珍,其遗迹众多,影响深远,是贵州文化教育的奠基者。

尹珍长期在家乡教学,传播中原文化,泽被故士,底蕴深厚。唐宋时,正安的汉学已由私学发展为官学。真安州古儒学,古遗址在唐都坝(今道真旧城)。(《 四川旧志》))是贵州最早的官学。明万历十八年(公元 1590 年)土司冉伯渊赴夔州延师办学。万历二十八年 ( 1600 年),建学宫于唐都坝(今道真旧城)。万历三十年建州学于城南外,清康熙十八年(公元 1679 年)建真安州学。雍正十一年(公元 1773 年)建古凤书院于州治右,乾隆五十二年(公元 1 788 年)改为鸣凤书院。咸丰十年于钟岳创建安溪书院。正安在唐宋元明时期,属珍州。巴蜀、湘楚一带之酋豪大姓又一次南迁西进珍州。其中田氏大族,涪州大骆解上下族、冉家蛮、郑氏族,先后移居珍州。尤以田景迁、骆世华酋豪大族率珍州地归附朝廷,受到朝廷封赏,拜为刺史,忠国爱民,声誉很高。(《宋史·地理志》),冉从周及冉琎、冉璞兄弟均系珍州籍“冉家蛮”之后裔。(谭其骧《 播州杨保考》)珍州大族与南部播州土司杨端关系密切,世代联姻,播州杨氏与珍州田氏为势力最大。冉氏族人,冉从周南迁播州,于宋嘉熙二年(公元 1238 年)首中进士,为贵州历史首位进士,世称“破荒冉家”。后出任珍州守,为珍州学人之楷模。冉氏兄弟,文才武略,受宋军四川统帅余玠之请,为他设计并督修合江钓鱼山联防城堡,抗击“横扫欧亚无敌”的蒙元铁骑达 36 年之久,创造军事史上的奇迹。成为中外战争史上的一座英雄名城。是著名的军事战略家和贵州历史上的城建大师,另外元朝时寓居正安州人邹公敢,号保全居士,晚号知命翁。常与友人观察研究天象,著有《保全》、《知命》二期工程集。其内容宣扬阴阳五行,天人感应神学思想。光绪二十年(公元 1895 )遵义杨兆麟,曾到正安鸣凤书院任山长。他白天教书,夜间苦苦攻读,于光绪二十九年《癸卯年,公元1903年》中第一甲第三名,探花。(与贵阳状元赵以炯、麻江状元夏同和一并成为贵州仅有三位举人在科举考试中取得文科进士前三名的贵州学人。)这些名震海内外的文人武将,在贵州历史上谱写了光彩夺目的华章。之后正安州相继涌现翰林郑文遇、王作孚、刘福田等 16 个进士,涌现举人 24 人,贡生 56 人。州人韩之显,乾隆十八年(公元前 1 753 年)乡试名列榜首(解元),回乡设馆授徒,里教以终。其门生韩永亨中举后,亦教授乡里。培育出秀才 7 人,时有“韩半榜”之称。

尹珍在洛阳向许慎学习经学与小学(文字学),还乡里教学,传播许氏之学。清代,汉学研究出现空前鼎盛时期。莫与俦在黔北传播汉学,把尹珍之学称之为“毋敛学”,把自己视作“毋敛学”的传薪人。莫与俦的门生郑珍,一度去长沙拜程恩泽为师,在程的指导下,郑珍撰写出 《 说文新附考 》 专著。郑珍“东学长沙”与尹珍“北学中原”后先辉映。程恩泽为激励郑珍学习尹道真先生精神,把毕生精力奉献给乡邦教育事业,特地以尹珍之姓为字,赐字为“子尹”,勉其以尹珍为楷模。程恩泽另一门生莫友芝,是汉学家。撰写的唐写本 《说文木部笺异 》 、 《 韵学源流 》 等专著,流传中外,在国际上产生了影响。尹珍文化,以郑珍、莫友芝为代表,把尹珍不甘落后、千里求学的精神;热爱乡士,献身教育的精神,发扬光大,继承尹珍“毋敛学”结出了累累硕果。

正安州汉学研究成果斐然。著名有:正安州人严宗六撰 《 摘韵辨讹 》 、 《 四书识注 》 、 《 太极图论 》 、 《 左传类编 》 。杨应麟撰《 易经辨义 》 三十五卷,张应迁撰 《 梧荫山房诗稿 》 、 《 东村草文集 》 等。清光绪三十一年,正安知州段玉睿保荐,省宪和学部批准,州人王凤翔、闽肇鲁、郑代恩、郑先耀游学日本,攻读于东京早稻田大学,为正安历史上第一批留学生。回国后,继承尹珍精神,教授乡里,创办学堂,传播新学。

20 世纪 50 至 90 年代,正安教育事业蓬勃发展,人才辈出。为国家培养和输送大批大学、中专毕业生,输送硕士研究生 20 名,博士研究生 5 名。有 5 名教授、博士分别留学美国、德国、加拿大、日本。正安人在全国全省工作的教授、专家、高级工程师等各类高级科技人才数百人。

文化寻根

贵州重视尹珍是从明代以后,仅就重修务本堂,就可看出。从明万历四十年(公元 1612 年)第一次重修,清康熙二十年(公元1685 年)、清嘉庆二十年(公元 1815 年)、清咸丰六年至九年(公元 1856 一 1859 )年、清光绪四年(公元 1878 )数次修葺,竣工于光绪十二年(公元 1886 年)。共 226 年时间,平均五十年左右修一次,频率极高。明永乐十一年贵州始建行省,逐步实行改土归流,中央王朝逐步加强对贵州的统治,派驻贵州的主政官员需要加强汉文化的传播,树立儒家思想的主导地位,奉立尹珍为一个很有启迪示范作用的典范人物,以树立风气,维护道统。“务本堂”之名,来自孔子的“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悌也者,其为仁之本与。”“ 孝悌”二字,正是重修务本堂的着眼点。贵州各地相继建孔庙,设尹公专祠,尹珍与孔子相配祠,各地立祠供奉。明代中叶,贵州三个书院里始建尹珍专祠,清代扶风山王阳明祠旁配尹道真祠。道光遵义府学教授莫与俦创立“汉三贤祠”纪念尹珍、舍人、盛览三位文化名人。印江、铜仁、独山等地也相继建立尹公祠。不属贵州辖地今南川、綦江县在清代都建有尹子祠。“嘉庆二十年,贵州抚宪牌开;照得本部院读 《 后汉书,西南夷列传 》 :“桓帝时,郡人尹珍,自以生于荒裔,不知礼义,乃从汝南许慎,应奉受经书图纬,学成,还乡里教授,于是南域始有学焉。珍官至荆州刺史。”复查 《 贵州通志 》 ,乡贤首列尹名,是黔中之后学,允当矜式。但不知各属书院,有无奉祀木主,合垂拐查。为此,牌仰该府,转饬所属州县,立即查明该处书院内,如尚未设尹公木主即由地方官捐廉恭设,奉祀其木主,上书u2018汉儒尹公道真先生之神位u2019俾肄业诸生,岁时礼拜,以发其尚友之思。仍将尊办缘由报查 … … 自此,边隅弦诵,朝夕观瞻,不特后世咸之宗,允副大宪敦崇之典矣”。( 《 正安州志》 ) )由此可知,全省各府县学书院,在嘉庆二十年后,始设尹公木主,形成尊崇尹公之大气候。才有“凡属牂牁旧县,无地不称先师,食乡社”的盛事(郑珍语)。民国 32 年(公元 1943 年)贵州省政府编纂出版的 《贵州名贤传·尹珍传》 载:“正安新州地方有个务本堂,就是从前尹先生讲学之处,可以说尹先生是贵州文化的开创人,正安是贵州文化的策源地,为纪念这位先贤,特呈准中央政府,将正安县划出一部份,另设一个新县,称为道真县”。以尹珍名字命名,还可追溯到唐宋时,土人深感尹珍教恩,以地命名珍州,寄托怀贤情思。“道真教授南域,许应之学,久餍饮于文人学士獠妇苗童之口,故因其斯爱斯传者以名其郡,命名之中怀贤寓焉”。“昔言子传学于吴文翁教化于蜀,先生可以媲美,先生谓珍,是以后之人以珍州名其乡。复谓其名用其字真安州以生先字道真也;不斥其字更其号名正安州,以先生号道正先生之学久乃益光。曰务本、曰乐道,小学经艺允为百世之师矣”。( 《 正安州志) ) )民国时期,新州毋敛坝地方还以“务本乡”、“故里乡”命名。并有“汉儒尹道真先生故里”石碑,惯称“故里碑”。绥阳县旺草场亦名“尹珍场”、“尹珍乡”,今旺草仍有“尹珍中学”、“尹珍小学”。绥阳县城有“尹珍路”,正安县城有“尹珍广场”、“尹珍大道”,文化路图书馆旁有尹珍塑像。遵义市“三阁公园”内建有“尹珍堂”内立尹珍塑像,纪念汉代三贤尹道真先生。

明清两代,争相考证尹珍,研究尹珍。以明万历三十二年(公元 1 604 年),绥阳知县詹淑撰 《尹珍讲堂铭 》 为最早考证尹珍籍贯的人。遵义知府赵遵律撰 《 尹珍考 》 ,赵宜霖 《 重修务本堂小序 》 ,莫与俦 《 毋敛先贤考 》 ,余正燮 《 书后汉书 · 夜郎传 》 ,于钟岳 《 尹道真先生务本堂碑记》 莫庭芝 《 尹先生祠堂记 》 ,四川举人袁蔼如《 尹珍考 》 等考证文章最有影响。

现代,亦出现尹珍研究热。万大章 《 汉尹珍学历考 》 ,王燕玉 《 尹珍的身世籍贯遗迹考说 》 ( 《 贵州文史丛刊 》 ),邱仲书 《 贵州文化开山祖师尹道真先生轶事 》 (台湾 《 黔人 》 杂志)。周子言 《 尹珍籍贯考》 ( 《 贵州师范大学学报 》 )、黄明福 《 汉代名儒尹珍与道真县 》 ( 《 贵州方志 》 ,陈福桐 《 六千举人,七百进士 》 ( 《 贵州文史天地 》) , 刘学株《 尹珍故里的沉思 》 ( 《 贵州日报 》 ),邱洪 《 尹珍的乡里及地名遗迹考 》 ( 《 贵州大学学报》 ),潘大成 《 道真县与汉儒尹珍 》 ( 《 黔人 》 杂志),黄万机的最新研究成果 《 尹珍与“毋敛学”)等。这些研究成果,分别从历史、地理、民情习俗、宗教信仰、文化背景、汉学渊源、地名遗迹等考证,对尹珍进行研究,为贵州文化寻根,褒扬尹珍在文教史上的贡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8810757782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761098998@qq.com

培训/收藏咨询:8:00-23:00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